低产。
谨慎关注。

十年

他朝我笑了笑,我道:“等等。”
我拉开胖子,结结实实地抱住了他。
他的体温是热的,在长白山的冰天雪地里,他像一撮安静燃烧的小火苗。
他身上有种光阴的味道。
风雪忽然猛烈地刮了起来,迎面站在上风口,雪迷了我一头一脸。
良久,久到我能感觉一双有力的手慢慢抚上我的后背。我放开他,提起包:“走吧。”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- °桜司 -┆恶意〃 | Powered by LOFTER